“司机让我坐前面才幸免于难”(组图)

发布日期:2021-11-19 12:5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东矿路上,距离事故现场大约200米处依然有警车停放,并设置了警戒线。执勤的交警告诉记者,事故现场有民警正在进行取样调查,所以车辆不能通行。记者随后步行进入现场看到,十余名民警正在爆炸地点附近的住宅和周围的雪堆进行取样调查。记者看到,在沿路的一个高约十米的电线杆上,还有许多因爆炸崩上去的血迹和残片。

  “爆炸的威力太大了!”附近路过的居民这样说。自家豆腐作坊三层楼窗户都被炸碎的胥老汉正在门前和玻璃店的工作人员一起安装玻璃,由于受到爆炸的冲击,三层楼的窗户被炸碎后一直用塑料布挡风。

  在距离事故现场不远的森铁社区卫生所,值班的医护人员告诉记者,11日共有6名轻微伤患者来到该所进行治疗,均为听力受损,其中一名患者徐长久(音)因为胸部有伤已经在当日转院治疗。

  在卫生所附近的一处老房子内,记者见到了6名轻微伤患者之一、今年49岁的郭焕文,当日他来到社区的卫生所进行点滴治疗。12日中午,记者来到郭焕文的家中,听他讲述当时的逃生经历。

  郭焕文在中兴矿刚刚上班没有几天,是一名看水泵的工人,平时他很少坐通勤车,“真是万幸啊,多亏我上车的时候司机杨师傅让我靠近他的位置坐,才躲过了这场劫难。爆炸是在车后部发生的,后面的人受伤都很重,前面的人相对来说伤势都很轻。”回忆起当时的经过,郭焕文依然心有余悸。“我刚刚上车没多久,路过广场的时候有人给车上送豆腐,就在刚开车的时候就听见咕咚一声,顿时一股气浪就冲过来了,我感觉眼前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就倒在车里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才站起来。车上当时很多人连拉带挤的就都从车门下来了。我回头看的时候车的棚顶都给炸飞了。”

  下车后的郭焕文一心想着回家,但是一路上拦了很多车也没有人肯拉他,回到家才发现自己的脸都熏黑了,衣服上都是鲜血,出门时戴的帽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回到家我就把带血的衣服扔了出去,想起刚刚大难不死的经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在这起事故中,郭焕文姑姑家的表弟柳玉军不幸遇难,说起表弟的遭遇,郭焕文十分难过。“我表弟今年40岁出头,是个开车的,事发的时候他正好坐在和通勤车对向行驶的中型客车上,他是要去岭东去取自己的车,没想到出了意外。一直到现在都没敢把表弟出事的情况告诉家人,就怕80岁的老母亲听到后犯心脏病,家人都在瞒着呢。”

  当日下午,在双鸭山市殡仪馆内柳玉军的灵堂前,亲人们正在这里祭奠他。一直无声哭泣的妻子不断念着丈夫的名字,“你怎么走了啊,孩子考完大学你不是还要带我们出去溜达吗?怎么就走了啊?”

  祭奠活动结束后柳玉军的妻子被搀扶进了车里,“我要陪陪他,他自己太冷了。”柳玉军的妻子不断这样呼喊。事发时柳玉军坐中型营运车去岭东取自己的车,在他上车后本来不是坐在距离爆炸通勤客车最近的位置,但是上车后他和别人换了一下座位,他就成了离爆炸点最近的中型客车上的人。

  柳玉军的二姐告诉记者,柳玉军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突然发生了这件事,家里人都承受不了。

  在岭东区南山街的一处棚户区内,一间不到十平方米的房子是此次事故的遇难者林志成的家。林志成一家有4口人,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靠他干零活。“爸爸出事后,我们一家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林志成20岁的儿子这样对记者说,“今天中午的时候被带到殡仪馆去辨认父亲的尸体,看到父亲的遗体只有部分是完整的,当时就受不了了。爸爸是家里的顶梁柱,我的妹妹还只有4岁,爸爸出事了,就像天塌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