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说|月饼千里寄相思

发布日期:2022-01-05 13:38   来源:未知   阅读:

  带着丈夫和两个儿子回到娘家,妈妈拿出一盒漂亮的月饼:“你小舅又寄月饼回来了。”慢慢打开月饼盒,我仿佛看到了外婆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又仿佛听到了外公悠扬的二胡声……

  外公外婆有两儿三女,女儿们都在身边,两个儿子都在广东。那个年代交通并不发达,经济条件也不是很好,舅舅们只能在过年时回老家。

  往年每到中秋,爸妈都会带我去外婆家,两个姨妈和姨父也带着表哥来给外公外婆拜节。外婆会给我们做一桌子丰盛的晚餐,老少三代围在八仙桌旁,好热闹,好幸福。饭后,外公总会拿出心爱的二胡演奏几曲,而我总爱合着乐声跳一段舞,引得长辈们不停鼓掌,两个表哥则朝我扮鬼脸……悠扬的二胡声在房间荡漾。我想,这就是“团圆”的意义。

  而后,外婆收拾好碗筷,郑重地将一小盒包装精美的广式月饼摆放在八仙桌中间,轻轻地揭开盒盖,认真地将每一个月饼切成四份,先分给我们三兄妹,再送给三个女婿,最后才轮到女儿和老伴。看着我们迫不及待又舍不得一口将月饼吞下的模样,外婆欣慰中带着一丝难过:“你小舅刚去广州不久,挣钱不多。等他钱多了,给你们每人寄一盒,就不用分着吃了。”比起我们平时吃的手工月饼,广式月饼蓬松软糯,真是回味无穷。

  后来,舅舅每年都会给外婆邮寄一大盒广式月饼,外婆总会按家庭按人头分给我们。渐渐地,去外婆家吃舅舅寄来的广式月饼便成了中秋节的美好期待。

  如今,我们都已长大,外公外婆也去世多年,舅舅的月饼却还是如期而至。月饼早已不是稀罕物,可这么多年来,舅舅的月饼从未“迟到”。这是游子对家乡的挂念,是孩子对父母的感恩,是弟弟对姐姐的牵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