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不禁赛?更重要的是……

发布日期:2022-01-22 16:11   来源:未知   阅读:

  上一期我们引出了替跑禁赛的话题,邀请来自四海八荒的跑友共同探讨。投票结果非常有趣,正反两方占比几乎各半,说明此项规定确有争议。

  评论区也相当热闹,综合了所有跑友的意见,认为不合理的大多有以下几点理由:

  对于一家赞助马拉松的企业而言,必然是支持禁赛的决议。但就小E个人来说,有时候确实会因为一签难求而冒出“铤而走险”的念头,当然赛事热门也侧面反映赛事在很多方面得人心,在赛事增设服务的同时,作为跑者,是否也该注重自身素质?真正对自己的安全负责。

  说起替跑禁赛的导火索,大家都会联想到去年底海沧半马令人扼腕的悲剧。虽然在那之前替跑现象也屡见不鲜,也一再被点名,都阻挡不了马拉松飞奔的脚步。

  直到意外发生,马拉松热被当头浇了盆冷水,事关人命,触及底线原则,中国田协立即在马拉松的管理上放出“禁赛”这一“斩立决”的终极杀招,对“替跑”行为大力封杀。

  配合禁赛杀招,赛事组委会增设摄像头加强审查。除此之外,组委会还加强了医疗配备的部署,归根结底,所有的措施都是出于对选手的生命安全负责。

  马拉松是一项群众运动,是具有趣味性和自我认同感的比赛,同时也是危机四伏、高强度的极限运动,是先天性心脏病、高血压等至少10种疾病患者不宜参加的马拉松,对身体素质要求极高,参赛前需要长达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的系统训练才能达到安全完赛的基础水平。

  你是否确定转走名额的人具有参赛的身体素质?你是否愿意为转走名额的人购买保险?虽说因条件制约,很多赛事赛前审核流于形式,可当意外发生,替跑者的生命之重该由谁负责?

  自田协颁布替跑封杀令后,仍有不少“胆大者”在去年底的深马和福马上顶风作案。他们不曾想象,因一个“好心”的举动,增加赛事组织者的管理难度,延误救援的关键节点,也许会让自己或他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马拉松是一种自我选择,是一次自我价值的实现,可所有一切,在生命面前都无足轻重,因为马拉松常有,可生命只有一次。常有“老马”说要保持对马拉松的敬畏之心,我想,这更是表达对生命的敬畏。

  马拉松参赛者面对的最大威胁是心源性猝死,这也是所有马拉松赛事的“大敌”。据统计,2012到2016年,在国内马拉松、铁人三项赛场上,非创伤性的心源性猝死案例有28例,但仅仅救活了12例。

  心率,对于跑者是至关重要的指标。测量晨起心率,可以判断前一天的运动强度是否过量,从而避免影响恢复和后续训练;当外部环境变化时(如温度、海拔变化),身体会出现不同适应性症状,跑者不能以平时的配速进行定量训练,参照心率数据的对比训练才更有价值。

  在赛场上,心率也是监测身体情况的最重要指标,预防因心率过快导致心源性猝死。

  那么,作为自我生命主宰的个体,我们是否更该关注自己的心率变化,为自己的安全负责?因为,再多的保障,也架不住跑者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替跑该不该禁赛,我们都应首先从安全的角度、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负责出发。

  感谢各界人士和各路跑友的建言献策,之后我们将汇总所有相关建议和意见上报马拉松主管部门,共同助力马拉松产业的健康发展。

  那么这一期,不妨来说一说跑马时有哪些监测身体情况的方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